首页 关于我们新闻中心成功案例联系我们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QQ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电话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手机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QQ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电话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手机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真实揭秘 90 后程序员婚恋现状,有点扎心!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发布时间:2019-07-24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发布者: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冷空气网络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浏览次数:116
       2019年已经过去了大半,很快我们就会迎来2020。算起来有点不敢相信,第一批90后马上就30岁了!

       30岁是道坎儿,古人云:三十而立。人到了三十,该成家立业了,连程序员和程序媛也不例外。

       那么程序员和程序媛们是否已经都已经成家立业呢?撇开“立业”不谈,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小编为此采访了几个90后互联网人,跟大家分享一下他们的婚恋故事。



      1、大白,女,90年生人,南京:

      哪需要等到2020,我今年就已经30岁了,老家都是按照虚岁来计算年龄的。在老家人眼里,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龄未婚女青年。

未婚并非我的本意,我还没有强大到可以一个人过一辈子。一辈子很长,总得找个伴儿不是?

伴儿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自我硕士毕业参加工作起,身边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在替我介绍对象这件事上从没有吝啬过他们的热情,加微信聊天、咖啡馆见面、朋友家见面,通过各种方式接触了不少,一圈下来,靠谱的不超过三个。我说人家不靠谱,也许人家背地里也觉得我不靠谱,要不然我怎么和那三个中的一个也没有成呢?!

      和那三个没成,并不是因为我为人不靠谱,婚姻是大事,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不确定性,也容易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在那三个人中间,有一个也是做程序员的,我想着两人比较容易产生共同话题,何况他看着比较稳重,挣得也不少,我就给了介绍人某种暗示。介绍人懂了,催促他使把劲儿。

       他的工作比较忙,加之他人在上海,所以我们平常的通信和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即使我们对彼此的关系默认成了恋爱中的情侣之后,我们也无法做到像其他情侣一样隔三差五地手牵手去吃饭看电影秀恩爱。我们见面都是提前安排好周末的时间,不是他来南京,就是我去上海。

       随着关系的进一步深入,我们这种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南京的状态显然不是个事儿。他的意思是看看南京的工作机会,有合适的岗位就到南京来工作,为此他也确实向南京的几个企业投去了简历,甚至还参加了几场面试。

       另一方面,他暗示我能否离开南京去上海。为了爱情,我们总得牺牲点什么。

       但最后,我们谁也不愿意为爱情做出牺牲。他无法接受跳槽来南京工作的薪水落差,坚持继续留在上海。而我不愿意离开已有的生活工作环境,在南京住惯了的我无法接受上海的快节奏。所以,我和上海的这个程序员分手了。

后来又给我介绍了一个男生,不是互联网人,在南京工作。虽然年纪比我小,但人挺靠谱的。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年底就该领证了。我总算即将在自己的30岁生日前把自己嫁出去了。




2、云朵,女,91年生人,南京:

如果能做个嫁给爱情的女人,那一定是非常幸福的。

我就是那个嫁给了爱情的程序媛,我很幸福。

我和先生的爱情要从多年前的安徽工业大学说起。那年我上大一,他上大二,在迎新晚会上,他上台表演,一曲《洋葱》迷倒一大片。原来工科男生也这么有才华。我对他的爱情,始于才华。

后来加入院学生会,他是副主席,慢慢的有了更多的接触。

女孩子家的心事总是含蓄的,在与他的相处中,我总是小心翼翼地藏好自己的心绪。

小说和影视剧里的许多爱情多是从借东西开始的,比如,白素贞和许仙的婚姻始于一把油纸伞。

我和学长的爱情也是从一把伞开始的,有次下雨我没带伞,他主动把伞借给了我,自己和同学挤一把伞。隔日我把伞还给了他,顺带强行请他在食堂吃了份盖浇饭。后来又借故有学习上的问题要请教他,一来二去,我把学长发展成了我的男朋友。

校园的爱情简单而又纯粹,没有过多的物质计较,只要两个人常腻在一起,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看场电影,岁月静好。

他早我一年毕业,为了爱情,我们约定好要在同一座城市工作。后来,我们做到了。

爱情并非总是那么的一帆风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们分别见过双方家长。他的母亲并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她对儿子说:“男孩子家做程序员也就算了,一个女孩子家天天跟电脑打交道,拿什么照顾家里?以你的条件,该找个公务员。”

好在男朋友没有放弃,跟他父母抗争到底,最后他家里同意了这门亲事。

我们在17年举行的婚礼,16年年底赶在房价大涨前上了车,房子买在启迪园那边,刚刚添了娃。我们过得很幸福。


3、文杰,男,91年生人,北京:

普通本科非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来转行来北京报了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培训班,毕业后推荐就业,推荐的公司基本上都在北京,最后就留在了北京。这本身并没有什么意外,似乎在我选择做程序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要留在北京。偏远的老家没有合适的IT岗位。


工作前谈过恋爱处过女朋友,但校园爱情就像童话里的故事一样,只能放在特定的环境里,出了校门,一切就变了味。毕业一年,我们彻底断了联系。

于是我决定做个安静的码农,安安心心地写代码,企图用一行行优雅的代码来打动某个妹子。其实潜台词是:写好代码升职加薪,用薪水来吸引住某个妹子。

两年下来,技术水平提高了,职位上升了,薪水也涨了,就是没能吸引住妹子。挣的钱没地方花,单身狗是不需要花钱的(除了房租吃喝和通勤)。

我将攒下来的一点钱,加上家里的资助,在老家的省会城市买了套房,没过多久房价就大涨了,我真是不知道该庆幸我有先见之明,还是庆幸我的单身没有女朋友。

后来,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一个女孩,比我小几岁。爱情么,总是不分年龄大小的,我们恋爱了。

恋爱中的我们过得无比甜蜜,我想着法子哄她开心,给她买这买那,要不是每月固定地要交房租、还房贷,我真能把全部的工资花在送她的礼物和我俩的吃喝玩乐上。

花就花呗,我们的恋爱是冲着结婚去的,婚姻大事哪有不花钱的道理。

去年国庆,女朋友领着我、我拎着大包小包去了她家,未来岳父母似乎对我这个未来女婿并不太满意,但好歹没有阻止我和他们女儿的婚事。

未来岳父母发了话:不要彩礼,但必须在省城买套房,房产证上写女朋友一个人的名字。

女朋友是河北人,我打听了一下,在石家庄买套房怎么着也得准备三十万首付。

我在老家已经买了房,我明确表示那套房子可以加上女朋友的名字,可岳父母并不买账。

如果他们提出在北京买房,虽然不太容易实现,但起码合情合理,毕竟我俩都在北京工作。可是他们明确知道我俩是不会去石家庄工作的,我不明白在那里买房的意义何在?

回来把这事说给一哥们听,哥们问:“你女朋友有没有弟弟?”

可不是嘛,她还有个弟弟在读高中,一切不言而喻。

女朋友回来和我一顿吵,说我不在乎她所以才拒绝在石家庄为她买房,吵完之后就搬着她的东西去了她闺蜜那里。我极力挽留未果,她说我什么时候答应她父母的条件,她什么时候回来。

我什么时候能答应呢?我永远也不会答应。我只是个在北京搬砖的屌丝,不是印钞机,所以,活该我单着。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周末宅在出租屋。

老家的父母在催我了,赶紧再找一个吧。

我在找呢,争取在30岁之前把个人问题解决掉。

这就是在大城市的写字楼里打拼的90后的真实处境,有的在热恋,有的正失恋,有的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有的已经结婚生子,还有的仍是孑然一身。

时光易老,希望每个程序员(媛)都能在30岁之前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我以前觉得不结婚就会被幸福遗忘,因为着急,犯过好多错,可其实那是因为没有去探寻适合自己的幸福吧。”——《不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