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新闻中心成功案例联系我们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QQ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电话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手机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QQ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电话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手机联系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

对话京东技术“掌门人”周伯文,没有CTO的京东如何做技术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发布时间:2020-01-03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发布者: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冷空气网络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SEO优化,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开发,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平台制作,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微信营销推广浏览次数:85

一直被质疑没有技术基因的京东,最近几年开始对技术变得越发执着。 

2017年京东年会上,刘强东提出“未来京东只有一件事,技术、技术、技术”,正式宣布京东要全面向技术转型。也是在同一年,前IBM Research 人工智能基础研究院院长、IBM Watson Group 首席科学家周伯文加入京东,统领京东人工智能事业部,并吸引一批AI界大牛加入。包括何晓东博士(曾任职美国微软雷德蒙德研究院)、梅涛博士(曾任职微软亚洲研究院)等十几位科学家都是周伯文直接招聘进来,最终为京东组建了一支400人左右的AI团队。 

前不久,京东宣布整合京东云、人工智能和IoT事业部,成立新的京东云与AI事业部,周伯文担任负责人。几天后,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也宣告成立,作为京东技术条线的最高管理决策机构,担任主席的周伯文,也一跃成为与刘强东最接近的核心技术高管。 

与传统的CTO相比,技术委员会主席这个角色有着很大的不同。在周伯文看来,“CTO是内生型的职位,核心是帮助企业内部技术能力的提高。技术委员会则更开放,是外向型的技术组织,强调的是由内而外和业务协同。” 

过去一年多,腾讯和小米先后成立了技术委员会。今年3月,拼多多创始人兼CEO黄峥也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将成立技术顾问委员会,由独立董事陆奇领导。而早在几年前,阿里、百度以及今日头条就分别成立技术委员会。 

巨头们成立技术委员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上达下行”加强中台建设,对外技术输出。京东技术委员会的成立也不例外。 

2017年年底,京东把商城的技术研发团队做了前台和中台的拆分。前台研发职能主要对接商城各事业部,集中协同面向C端用户;中台研发则聚焦于系统性解决共性需求,专注输出抽象程度高、可复用性高的组件化资源和技术能力包,用API形式支持前台研发。2019年1月份,京东明确提出了大中台建设目标。

在此之前,京东的技术部门为了配合业务几乎要从头到尾参与,重复造轮子的现象很严重。“但我们希望京东有些技术模块化的东西能够互用,能够跨场景”,周伯文说,“这就是建设技术中台的价值。” 

在技术中台的基础上,周伯文还带领团队成立了NeuHub平台,定位为面向零售及零售基础设施领域的一站式人工智能开发与应用平台。在对内完成业务对接之外,主要负责将京东沉淀的通用AI能力开放出来。 

2019年前三季度,京东的技术投入已经超过130亿元(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数字),京东技术与服务收入占公司净收入的比重提升至11.9%。据周伯文透露,2019年人工智能事业部已经完成了年初的收入指标。

“我一直认为技术核心的目的不是论文,论文是展现手段,最终是创造价值,学术前沿化和技术商业化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不存在冲突。”在谈到如何技术商业化时,周伯文说。 

梳理京东过去20年的发展历史,无论是主体零售业务还是物流、供应链,都拥有庞大的业务体系。一直以来都是靠“业务推动技术”前进的京东,目前要转化思路,“让技术驱动和支撑所有业务”,其中的难度想必很大,也需要时间。 

以下为周伯文接受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络公司等媒体采访的对话节选,有删减:
媒体:京东的技术图景现在总体是什么样的? 

周伯文:京东现在总的技术战略就是:“ABCDE”理论,即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Cloud(云计算)、Devices(IoT)和Exploration(前沿探索)。 如果把整个技术想成一个人的话,AI是大脑,IoT是神经末端的感知和采集,以及信号的执行。云提供的就是身体的躯干、肌肉、血管,在里面跑的是数据,大数据是氧气。把京东的AI、IoT、云、大数据结合在一起,才会慢慢形成能力更强、更能够完成非常非常有生命力和竞争力的实体。

媒体:技术委员会为什么会在当下这个时间点来成立?它的成立与当下的战略变化有怎样的关系?   

周伯文:技术委员会是一个生态的概念,是由内而外的,吻合我们京东技术战略的定位。首先,京东希望内部出现技术问题时,有一个统一的决策机构决策;其次,我们希望通过内部的技术、人才、组织、文化的建设,同时对外产生技术的输出,帮助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解决更多的技术问题。       

媒体:技术委员会到底是有多大的权限?目前委员会主要包括哪些成员? 

周伯文:权限主要是构建京东技术品牌,推进集体技术转型和技术服务战略的落地;同时,将主导京东集团层面的对外技术合作与交流。

成员层面,我是主席,颜伟鹏是零售技术高管,数科的高管曹鹏总担任副主席,代表集团安全的李德浩总和代表物流的于建强总是常务委员。 

媒体:今年很多企业都在成立技术委员会,CTO的角色似乎在慢慢淡化,您认为大型互联网公司开始用技术委员会统筹整个集团,背后的核心原因到底是什么?   

周伯文:在我看来CTO是内生型的职位,核心是帮助企业内部技术能力的提高。技术委员会是更开放、外向型的技术组织,不局限组织内部,强调的是由内而外,而且强调的是各种技术、领域、业务的协同。 

现在各大互联网企业都在沉淀自己的技术能力,打造技术中台,在服务好自身业务的同时,向外输出是个必然的趋势,这个时候再去强调传统这个角色价值已经不再重要,所以才会去成立技术委员会,通过一种更开放的决策机构,来协调内外部更好的技术的对外开放。 

媒体:学术和技术商业化这两块如何去平衡?   

周伯文:2017年加入京东之后,我实际上负责的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学术前沿化和技术商业化两块。在做基础性的学术研究的同时,我们也在打造技术商业化。我一直认为技术核心的目的不是论文,论文是展现手段,最终是创造价值,智能商业化是一个体现,学术前沿化和智能商业化是两面。 

2019年人工智能成立事业部,我们非常好完成了年初的预算和收入指标,通过一个平台赛道不断的打造产品、生态,服务客户,产生真正的收入。

媒体:智能供应链平台未来两年有没有具体营收的目标?

周伯文:目前没有设定任何的收入目标。我们把人工智能开放平台定位成一个基础设施和能力建设平台,聚焦更多价值的创造,我们能够带来多少活跃的用户,会有多少落地的案例。 

媒体:三大事业部整合之后,人员方面会打散重组吗?

周伯文:我们云与AI事业部,核心的目的是为了客户创造更多价值,所以我们的战略、组织都围绕这个来做。

打一个比方,我们首先会围绕客户来建立销售和解决方案团队,我们去理解每个客户的痛点是什么,围绕客户的痛点,销售解决方案会把这些需求传到我们产品部门,产品部门会有AI大脑解决方案,会有通用的方案,也会有定制化的方案,一切会围绕事业部的核心定位,以客户为中心创造技术价值来做组织与战略的协同。 

媒体:京东一直说技术开放赋能,你们在技术输出上筛选企业的标准是什么,只是集中零售行业,还是各个行业都会参与? 

周伯文:我们希望从消费零售端做起,再从零售拓展开来帮助零售的物流,包括金融,用京东已有的技术和能力为他们服务,同时拓展到产业互联网。 

第二类,围绕某一个核心的能力做垂直化的整合。比如像京东人工智能的客服能力,可以输出帮助回答市长热线的问题;再比如京东可以帮助任何一个企业做报销流程,员工培训的智能化和智能交付等等,这是垂直化的整合。 

这两个路径大概是我们触达市场的先后顺序。因为我们希望是成为很多企业的数字化、智能化的助手,一定有先后优先级。   

媒体:2017年京东开始打造技术中台,同年12月开始做数据中台,然后今年1月份明确提出了大中台建设目标,您能聊一下中台建设对于今天京东技术转型起了哪些作用,包括技术路线、组织架构和内部文化方面。  

周伯文:技术中台化是一个有远见的互联网企业必须要经历的路程,业务的沉淀可以使技术能力也沉淀下来,而且这些能力与具体的业务结合,又能细分出很多不同的技术能力,比如T-PaaS技术中台、 D-PaaS数据中台、B-PaaS业务中台等,沉淀的这些中台可以帮助我们尽快把新业务支撑起来。

之前京东的做法是,每一个业务场景闭环做一个人工智能,表面上技术跟业务绑的很紧,短期内有帮助,但长期内技术的迭代更新是跟不上的,因为人工智能是需要不断更新的。而且这个能力没有办法复制。 

后来京东发现这个现象,2017年开始推动技术和业务结合的中台建设。这个决定通过帮助更多技术人员去打破了部门界限,增加了技术的深度,也增加了技术的社区感,对技术员工来讲是非常大的吸引力。  

媒体:京东从17年开始技术转型,今年成立技术委员会,这是不是意味着在技术转型上京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周伯文:我的感受和你是一样的。京东技术转型经过两年的探索,到2019年底我们实际上进入全新的阶段,总结下来就是:内生能量,外赋于行。这个阶段的特点就是我们有更体系化的组织架构,技术委员会作为一个内外融合的最高决策机构,不仅帮助京东业务在技术的加持下迅猛发展,还把技术作为核心能力对外输出。

媒体:今年京东关键的战略是下沉,在下沉市场上,京东的云和AI能如何赋能?

周伯文:在下沉市场上,京东云和AI做了非常好的工作。到2019年底,京东在国内的三、四线城市建立了将近40个产业基地,通过京东云和AI的技术能力输出,帮助当地政府和企业产业做互联网转型,我们通过NeuHub,私有云和混合云结合的方式帮助当地的政府和产业做效率的提升。       

媒体:京东今年以来一直在提“可信赖AI”,从可信赖关健词来说明年AI方面的研发重点会在哪儿?   

周伯文:我认为可信赖的AI不是一个口号,它是一个巨大的技术挑战,也是技术的人文精神的体现,是跟京东的价值观、定位一脉相承的。 

为什么把它叫做技术挑战,有六个维度。三个维度跟技术完全紧密相关的,比如技术可复制性,技术的可解释性,和技术的稳健性,我坚信都是最大的技术挑战,一个AI技术在不同的场景下,在不同的数据的训练下,都能够呈现稳健、强壮,同时可解释,这是我们需要的技术,这是我们接下来研究的重点。 

媒体:现在很多科技巨头,包括AI企业都在提技术平台化和AI产业化,您怎么看待里面的竞争?   

周伯文:技术平台化和人工智能的平台化不是选择的问题,而是必然。因为京东内部有很多的业务场景,我们必须去做平台化来解决“重复造轮子”的问题。

以上就是今天乐投国际米兰俱乐部网站制作的小编分享的文章,希望大家能够喜欢!